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李玉添(左)与接受大儿子李智雄捐肾。
李玉添(左)与接受大儿子李智雄捐肾。

(新加坡18日讯)父亲患肾病,身体无法正常排水,以致体重暴增40公斤。三子女心疼他每次洗肾后都要瘫睡半天,也不能出远门,抢着捐肾,父亲反而拒绝,认为“不划算”。最后,家人用了半年时间,孩子不断在父亲耳边唠叨,他才接受移植。

今年61岁的李玉添(退休人士)至今仍记得,他当时问了医生一句,“换肾后,你能保证我可以再活10年吗?”

拿一个不确定的10年,换孩子们的下半辈子,在父亲眼中,是一个最“不划算”的交易。

不过,对长子李智雄(37岁,电脑科技人员)而言,他却深信,没有所谓的值不值得。捐肾如同投资,要先付出才会有回报。

他说:“如果失败了,就等于浪费一个肾脏吗?那如果我今天走出去,不幸被车撞死,那不就是浪费了2个肾脏?所以,即使父亲不能再活10年,我也不会觉得‘sayang’(可惜),至少我们换来了美好的几年。相反的,如果不先尝试,就永远不知道结果。”

- Advertisement -

李智雄形容,肾脏病就像是一个去到哪里都必须扛着的包袱,为了将包袱甩开,家人用了半年时间,不断在父亲耳边唠叨,劝他接受移植。

李玉添表示,3个孩子都想捐肾给他,但医生考虑到二女儿和小儿子的年龄当时都低于30岁,最终指定大儿子为捐肾者。

儿子李智雄坦言,一家人起初以为,洗肾是所有肾衰竭患者的“必经之路”,如果当时早点认识到肾脏移植的益处,就可以少走许多冤枉路了。

父子在手术前一一向朋友告别,仿佛走向了死亡又归来,如今以不同眼光看生活。

长子李智雄坦言,所有手术都存在风险。父子俩捐肾前就各自约了一些朋友,把该表达的感谢、该说的“对不起”,都讲清楚,仿佛经过了一番洗礼。

两人去年1月顺利完成了移植手术。

- Advertisement -

如今李玉添更享受生活,今年5月独自到香港旅游,8月还计划出国。他也是家中的大厨,喜欢为家人烹调健康美食。

作为过来人,两父子都希望建设更多渠道,让肾脏病人与接受肾脏移植的患者接触。

例如,他指出,如今肾脏移植的排斥率很低,外加免疫抑制药物发达,即使肾脏并非完全匹配,也能进行移植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