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坐者左起程福隆、彭春松、庄耿康、黄恒翔及林唐欣;后左起何浚维及许春福。
坐者左起程福隆、彭春松、庄耿康、黄恒翔及林唐欣;后左起何浚维及许春福。

(槟城15日讯)慧音社社长拿督庄耿康指出,希望槟岛市政厅拆毁交通指示牌风波可画上休止符,并指该社作为佛教组织在未来将依法行事,不过他也促当局处事时可法理兼顾,执法行动不该是“铁板”一块。

庄耿康于周三在慧音社举行的记者会,针对该社上周“第36届敬老慈幼晚宴会”发生的交通指示牌遭市厅执法人员拆毁风波,作出公告。他认同作为佛教组织必须如法,即便做公益也必须守法,否则也会造成社会混乱。然而,他更认为法外也有情,必须顾及法理共存。

他也说,慧音社在同个场地举办敬老慈幼宴会已有10年,向来相安无事,也不知安置交通指示牌需提出申请,因此对执法行动感到措手不及。他郑重指,该社只是慈善组织,并非商业团体,而当晚的指示牌也以中、英文注明是慈善宴会现场指示牌,目地只为化解交通流量引起的交通问题。

根据慧音社提供的资料统计,当晚出席宴会人数是3498人,其中工厂巴士占32辆、客货车30辆、轿车850辆。当晚邀请的组织分别威省6间,槟岛31间,合共37间。当晚义工人数为550人。

“在下午5时至6时的车流量处于最高峰,所以做好交通规划是必要的措施,因此我们在活动前一天已在现场周边,插立9面4尺乘8尺的交通指示牌,而且原本就计划在约30个小时后,既宴会结束时立即拆除。这些指示牌占一般广告牌8乘12尺的三分一面积。”

- Advertisement -

他提及,顾及公众安全,该社在安置指示牌时也避免阻碍交通使用者视线,并拍摄照片记录,确保一切合乎要求。当晚受邀出席团体包括来自威省的组织,司机可能对当地交通地理环境不熟悉,所以交通指示牌可给予引领,若没交通指示可能会造成车流一直打圈。

他说,一些赴会的行动不便者必须以轮椅代步,该社还必须另派轿车载送,无形中加剧车流。他也感激槟州发展机构惠借场地,以供停放约150辆车。庄耿康希望在这记者会结束后,事件画上休止符。出席记者会者包括副社长彭春松、副社长程福隆、总务黄恒翔、副总务林唐欣、维修主任许春福、查账何浚维等。

慧音社交通指示牌风波画上休止符。
慧音社交通指示牌风波画上休止符。

驳网民指自导自演

庄耿康也对网络上不实指责感到遗憾,反驳网民指事件是慧音社自导自演。

他说,网络上出现不少的声浪,其中有网民指该社自导自演,更指该社将事件政治化,他指该社上下忙于筹备当晚宴会已不可开交,如何还有精力来自导自演?再来,他说慧音社作为佛教组织,完全不涉政治,若指有政治动机或取向是不实的指责。

他也指出,当晚宴会上致词脱稿,是因为作为负责任组织必须交代当晚事件,针对当晚可能引起的交通问题向出席者交代,并对引起的不便道歉。所以,现场该社也展示拆毁的指示牌图片来解释。

不服砸毁指示牌

庄耿康在承认疏忽时,也对执法人员砸毁交通指示牌,以致即使领回也不能派上场感到不服。

他提及,在获悉指示牌遭执法人员拆除后,当天中午该社代表即向当局交涉,惟6面被充公的指示牌已遭毁成两段,不能再使用。若对方按章行事拆除指示牌原是无可厚非,可是为何却要破坏指示牌?因此,该社只能紧急制作另4面交通指示牌。

a5_ccw0615p2不认同危及公众安全

慧音社不认同槟岛市议员王耶宗在没真凭实据下,单凭“据说”的把责任推给慧音社,指该社安插的交通指示牌危及公众安全。

庄耿康指,据报道王耶宗指慧音社的交通指示牌放在路中央,若出现狂风将会危及公众安全。对此,庄耿康反驳对方的说法,强调该组织在安插交通指示牌时有关注公众安全,甚至会拍照做记录,以确保符合安全要求。他指若发生狂风意外,也是常人意料以外的突发情况,也并非能力所能控制。

点名4国州市议员协助

庄耿康在记者会上,点名4名国、州、市议员在这起风波上给予的协助及同理心。

虽然庄耿康针对这起风波发表一些方面的不服观点,不过他也公开感激协助该社及对事件客观看待的议员。他说,在事发后即向郑来兴州议员及王宇航市议员求助,而代表槟州首长出席的罗兴强行政议员也立即在场致歉。此外,黄伟益国会议员及彭文宝行政议员也持平发表看法,认为一切行动必须合情合理,法律不该是铁板一块。

拆指示牌却不拆铁枝

执法人员执法留手尾,拆除指示牌却不拆铁枝,恐酿人命安全问题。

- Advertisement -

据了解,慧音社所架放的交通指示牌是架立在两支铁枝上,执法人员被指只拆牌却无视铁枝的存在,这或造成在晚上公众不察下,可能会撞上铁枝引起人命安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