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报道:曾丝苛

左起:王维兴、潘永强。
左起:王维兴、潘永强。

(槟城20日讯)国会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所长王维兴认为,随着新政府的成立,各族群有各别的想象与要求,因此政府要举办“土著与国家大会”,是可以被理解的,这就有如华人要求承认统考的心态,可互相参照。

王维兴于周一受访时分析说,若深入研究过去10年的变化,其实整体马来西亚人,不管是华人、马来人,还是印度人,大家都想改变,才有今天新政府的出现,但是“马来人要换政府”与“华人要换政府”的期待不同。

他指出,华人基本上认为前朝政府“什么都不好”,换政府之后“什么都换就对了”、一切重头建立,就能变得更好;而马来社会认为,前朝政府已做到联邦宪法下的部分,因此要的是一种“范围内的改变”(Managable change),即在这现有的基础上,如何进一步把这个国家向前推进,以确保这个改变不会让他们进入不安状态。

“我想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比如说华人社会在大选后,不断要求承认统考,是可以理解的。那么同样的,马来社会在应对他们的想象,新政府想要办土著与国家大会,也是可以理解的。”

- Advertisement -

王维兴说,华人社会在大选后最快“热起来”的课题,就是承认统考文凭。虽然统考不是影响多数华人支持希盟的主要因素,但它是对华人社会的一种认可,因此华社希望新政府在时限内落实这项政策。

“用一个简单的语言,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华人心里的那口气顺了,就算落实之后,跟孩子将来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孩子未必在独中求学,不过不要紧,就是要看到它落实。”

然而,他说,马来社会在大选后,最盼望的就是联邦宪法底下赋予的权益,能得到新政府的认同,并根据依循联邦宪法为基础来施政及做出提升。

经过首轮的政治轮替,新政府要举办“土著与国家大会”,所谓的“国家”是因首先有土著的存在,因为在联邦宪法下,让国民解读马来西亚这片土地的历史。“所以来到今天,新政府需要去提出、回应不同社群的不安。在华人社群,他需要回应的是统考问题,不能够放任之,必须在接下来的时日里有所作为。”

他强调,谈及国家政策就离不开“土著”,因为它有着一个社会基础,比如低收入群体。他说,马来西亚各族都有低收入群,说大部分华人有钱是不成立的,不能因大部分华人都有钱,就不理会华人低收入群,然而在数据上,低收入群体最多族群的固然是土著,因此每次当国家政策谈到低收入群的政策,很快就会扯到土著。

“这个很容易理解,因为马来西亚有3000多万人口,土著、马来人占2000万,华人700万,印裔占少数。比如说,有40%的土著是低收入群,40%乘以2000万是800万人,如果这么计算,土著800万人的低收入群体,就比华人的总人数700万还多。”

此外,王维兴说,大选的成绩显示,华人对新政府的支持率极高,达80%,印裔也达70%,但是马来社群基本上是“三分天下”,即30%支持新政府,将近40%支持巫统,另30%支持伊党。

而根据民调中心Ilham Center的报告指出,以现有的基础计算,若有11%马来票在下一届大选离开希盟,希盟政府只能执政一届。因此,作为新政府,自然必须思考接下来5年要如何完成许下的承诺、如何确保施政结果能得到多数人的支持,以便继续执政。

潘永强:有必要召开

时事评论员潘永强认为,土著大会有必要召开,而且这个大会很重要,因为509经历换政府后,新政府需推出新策略以改善马来人经济不平等的问题、如何让马来人在经济上及各方面,更具竞争力与信心,并创造更加公平、合理的族群关系。

他指出,“新经济政策”成与败,各有看法。一种看法认为,新经济政策只是对一些少数的马来精英,或者马来人的朋党带来好处,反之许多中下阶层的马来群众并没有受惠,所以至今他们不管是在家庭收入方面,还是个人社会地位,都处于中下层的状态。

“所以新政府上台,需要重新检讨目前的政策,真正协助有需要的土著。”

- Advertisement -

他认为,土著大会虽然未必邀请华社领袖参与,不过华社代表可以通过舆论、论述上对目前的新经济政策,或过去40多年来,协助马来人的措施提出意见,来影响这个土著大会的结果,不一定要马上采取一种质疑、怀疑的态度。

“比如说房地产,土著购买有优惠价的政策,还需不需要保留、需不需要延续,这个当然是可以讨论的。”

不过,他也说,若此土著大会的会议结果依然保守、退步、根据旧模式来推动那种土著的利益,那么华社当然可以质疑或者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