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手机版入口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谢女士(左起)、张天赐与胡女士各持欠债者、欠债者父亲与住家受干扰的照片,叙述案情。

35岁孩子嗜赌欠下巨债引来阿窿干扰家人,69岁患病老父泪别要求脱离关系!

私人公司主管谢伟杰沉迷网络赌博活动,5个月内欠下25万令吉阿窿债务,阿窿除了用强力胶锁上锁头不让欠债者外出,还将欠债者家人的资料,甚至欠债者的一岁男孩,发送给家人恫言对他们不利。

受到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疾病折腾的老翁谢国华,在余生之年的最后心愿,是与家人宣布与欠债者脱离关系。

面对阿窿逼迫的欠债者39岁谢姓姐姐与28岁胡姓妻子,周三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的记者会,代父亲作出这项宣布。

她俩在记者会说,欠债者早前住在首都蕉赖大同花园,今年初被家人得知他欠下25组阿窿的15万令吉后,由家人向亲友借钱代还后,家人以为他会痛改前非,孰料4月,再度被揭发欠下30组阿窿约10万令吉。

- Advertisement -

娘家受阿窿滋扰 妻子办手续离婚

这名欠债者已离家出走,留下烂摊子给家人与妻子娘家面对阿窿滋扰,家人除了饱受阿窿贴街招与发送公开家人资料简讯的骚扰,也因被阿窿用强力胶黏在住家后门锁头钥匙孔,造成使用后门进出的老父不便,在商量后决定安排他到看护中心接受观察。

谢女士补充,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父亲因此事而哭泣;胡女士也表示会办理离婚手续。

- Advertisement -

他们指包括父亲医疗费在内,平均每月开销6、7000令吉,实在无能力还债。

张天赐相信,前后两组阿窿相信是同一组阿窿,知道欠债者无能力还债,遂逼迫家人代还,这是一种霸凌手段,他希望上月初上任的全国总警长拿督斯里阿都哈密关注阿窿的逼债手段。

他说,今年初迄今,他接到213宗阿窿个案,涉及数额2200万令吉,其中华裔占175宗或逾80%,巫裔16宗与印裔22宗。